☆我终于知道我注册LOFTER干啥用了☆

牢狱猫生
一个丧心病狂的杂食者。谢绝转载
微博:http://weibo.com/nakoluy

[全职/黑暗精灵paro/王叶] 黑光(5-6)

※在这次的更新里,角色们的邪恶程度终于脱离“放嘴炮时比较狠”这个弱弱的档次了…… 不过他们的这种表现是基于种族群体性格的,所以也算是paro的一部分?OOC肯定是有一些的……_(:з」∠)_

以下正文。


酒馆里的听众们又不开心了。

他们总算勉强接受了主角和他的恋人都是男性这件事……结果前面那一大段里,恋人根本就没出过场啊!

“不过……我倒是觉得那位用剑战斗的战士很吸引人,”一位娇小的女侍应红着脸问,“他会有更多戏份吗?”

“不,”吟游诗人无情地回答,“在这个故事里,他只是一个配角。”

女侍应失望地走开了。

“我只关心剧情什么时候能进展到谈恋爱!”坐在前台擦杯子的老板娘嚷嚷着。

吟游诗人哼了一声:“不要急,亲爱的女士,他们的世界与我们的大不相同。在我们看来,爱是一个简单的字眼,我们每个人都拥有爱,来自你们的父母、爱人、朋友和孩子。像空气一样必需,又像沙子一样平凡;它令人充满渴望的激情,但又一定会归于平淡。但是,爱却从来没有出现在那冷漠黑暗的地底都市--爱?那是什么?他们闻所未闻。我们的主角,也许是那里第一个感受到这种情感的人……所以,请各位多给他一点时间。”

“我愿意给他时间,”靠在一根柱子上的店老板说,他有意或无意地咔啪咔啪地按着自己的拳头指节,“但我不愿给你时间。如果在打烊之前还讲不完这个故事,我就得考虑考虑要不要让某个没钱还敢下馆子的混帐小子尝点苦头了。”

人们哄笑起来。

吟游诗人看着老板胳膊上隆起的肌肉,决定把故事的节奏加快一点。

 

 

5

 

王杰希正在赶路,点点暗淡的亮光从他那把著名的武器后面洒下。

如果不是荣耀城的岩石天空下太多的石笋使他无法直线飞行,地底都市的人们就会领略到他们平生从未见过的、夜空划过流星的美景。王杰希刚刚熄灭了时光之眼,宣告荣耀城进入夜的轮转。

他知道此刻在这个城市的某处,一个秘密的会议已经宣告开始,而在那黑色的长桌边,正有一把椅子为他空着。

 

不久,王杰希就飞到了自己的目的地,漆黑而高耸的优雅建筑映入他蓝紫色的眼睛。随着急速接近和视角的降低,他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通身黑袍的人影。

“欢迎你,大法师阁下。”那人行了一个平级之间的法师礼,“愉快的‘聚会’已经开始,感谢你的大驾光临。等我做完最后的布置,就带你一起过去。”

“谢谢,劳驾。”王杰希礼貌地回答,然后他停顿了一下,打量着面前这位把面孔隐藏在黑暗中的术士,“不过居然能在这里见到前任首席大法师,真是令人惊讶。”

“不要提起已死之人,黑暗的荣耀城是个连恶灵也会长眠不醒的地方。”魏琛咧嘴一笑,“不过人生中处处有惊讶,我倒是赞同这一点。”

王杰希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他收好“灭绝星辰”,看对方做最后的布置。

 

术士从黑袍下伸出一只瘦削的手。他掌心里放躺着一块圆方形的血色尖晶石,它的四角被细银链子穿过,被牢牢地缠绕在手背上。

伴随着几乎细不可闻的低沉咒语,浓黑的烟雾在红色宝石上聚集,并向四周极速膨胀。那些黑色的扩散物像有生命般触碰附近的物体--王杰希皱了皱眉,它们也很明智地一触即收,似乎很清楚不该去招惹一位高阶法师。当黑雾弥漫到建筑的石壁上时,它们兴奋了起来,沸腾着、无声地咆哮着,仿佛奔涌的潮水般席卷而上,顷刻间便将建筑包裹得严丝合缝。

魏琛不失时机地握住手心里的尖晶石,把它重新收入黑袍之内。那阴云笼罩的黑色烟雾也仿佛瞬间消散,正座建筑看不出有任何异样。但是王杰希知道法术已经生效……手法利索、强大隐秘,不留一丝痕迹。

这是一个融合了防御、幻术两个体系的高级法术,如果有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想要进入过触碰这座建筑,就会立刻发现它转了个角度。在法术生效期间,入侵者和窥视者将永远找不到他们想要的门和窗。

 

“成了。”魏琛说。

“九级的迷墙术,你的实力保持得相当完整,“王杰希由衷的赞叹,”而且那块红色宝石,更是不可多得的极品施法媒介。“

“在杂货市场混上三四十年,总是能淘到点什么好东西的。“魏琛得意的回答,“我还有一根骨杖,地表蛮族祭司的整条左臂做的,周身散发着怨恨的气息。叶修说他可以帮我把宝石镶嵌上去。”

“真是令人期待。”知道对方是故意提到那个人的名字,王杰希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不过,轻易便在另一个家族的首领面前展露实力,你这样会不会略显草率?”

“你误会了。”魏琛摇摇头,他一边推开大门,一边做出了个请的动作,“我们无意于家族纷争。而作为一个佣兵团……在未来可能的主顾面前展现实力,天经地义。”

 

 

经过一段几经盘旋的向下回廊,王杰希在魏琛的带领下来到了正在召开会议的地下室。

 

推开门,他毫不意外地看到一群老熟人--八个议政家族都到齐了,来的全是数一数二的人物。黑暗精灵的社会等级森严,座位顺序自然是根据上次排名来安排的。

 

在蜘蛛女神统治时期,家族之间的排位向来只升不降。没有所谓的降序,因为那些导致排名变化的家族,都已经“不存在了”。

在罗丝离去后,剩下的这些古老的家族在经过几轮清洗后,迅速建立起了新的制度--这是一片信仰的废墟,无需推倒便可重建--每过十年,便由荣耀城议会制定新的排名,考核标准由势力范围、经济,以及最重要的武力三个标准组成。而最近的一次,就是八年前由微草家族折桂的那一次。

 

“您好。”第一个向王杰希打招呼的是座位离门最近的少女。她灵活地起身,行了一个恭敬的法师礼。虽然表面上,所有的贵族女性必须进入蜘蛛教院学习与神灵沟通之术,但实际上,有些女孩子已经悄悄地为自己选择了不同的道路。戴妍琦,这位年轻的雷霆家族临时代理人,就是一位颇有天赋的女法师。

王杰希给了她一个微笑,然后向主宾位的空椅子走去。所经之处,各位族长、主母或代理人纷纷起身向他致意。他们动作轻巧流畅,带着精灵特有的优雅气息,银色或淡金的头顶仿佛地底湖水的波浪般扬起又落下……第一家族的领导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与荣耀--获得并接受其他家族的尊敬,这是他的权利,也是义务。

 

他来到长桌的尽头,在叶修身边的椅子上坐下。

“怎么样?”叶修侧过头,小声的问。

“你是在向我示威么?”王杰希没好气地回答,“证明在这座城市里,除了第一家族的族长之外,你这种罪大恶极的逃犯也能召集议会的力量?”

“我承认我的做法是有那么一点僭越。”叶修笑了出来,“尽管如此你还是来了。”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没有给出回应。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这个流亡多年后再次归来的男人,确实是有着召集再坐这些人的资格的。

 

“好了,先生们。”坐在次主宾位置上的是第二家族霸图的代理人,现任蜘蛛教院院长的张新杰,他轻轻地拍了下双手,示意他们安静,“我们来到这里并不是来听你们的悄悄话的,你知道,我们中的一些人不能耽搁太久。”

“没错,”黄少天插嘴道,“谁知道还有没有什么人埋伏在我的回家路上等着送死呢,我可不想让他们等太久。”

 

楚云秀皱起眉头,她显然已经听说了他路上被自己家族的双胞胎姐妹偷袭的事--对于一位主母来说,通过一些特殊手段与家族成员沟通并不是什么难事。

“请允许我代表我们家族中的两位年轻成员向你道歉,”她被蓝雨武技长语气中的挑衅激得有些火大,但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心平气和,“竟擅自向名声显赫的“剑圣”挑战,她们会为自己的轻率无礼付出代价的。”

“我建议您先让她们搞清楚,荣耀城实际上已经不是罗丝那恶毒女人的天下了。”黄少天对那两姐妹蔑视蓝雨的行为仍耿耿于怀。

“我们讨论的就是这件事。”叶修适时地打断了他,“大法师进来之前我们说到哪了?”

“你的身价。”张新杰看了一眼手中的会议记录。有人笑了起来。

 

叶修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姿势:“罗丝悬赏了我六十年,但她连我的一根头发也抓不住。事到如今我依然是荣耀城最大的逃犯,价码是:谁杀掉我,谁就能获得独一无二的神恩--蜘蛛女神的阴影将重新笼罩这座城市,而这位功臣的家族将被请上第一家族的宝座,他本人也将成为拥有最强力量的黑暗精灵。”

“你应该庆幸我们此刻正坐在这里开会,而不是一拥而上抢下你的人头。”黄少天插嘴道。

“所以我很开心看到你们都改了信仰,尽管变得五花八门,但至少不会总想着要去讨好罗丝了。”叶修说。

“没人想回到那个时代。”说出这句话的是第八家族虚空的族长李轩,他眉宇里满是对旧时代的憎恨,“我的武技长曾经是家族的第三子。为了不让他被献祭掉--或者说留着他以谋取更大利益,他那位该死的父亲竟隐瞒他的性别、奇迹般的把他当做女孩养大。但是当到了该进入蜘蛛教院的年纪,我就知道我也许不得不亲手杀掉他了。罗丝不会允许一个男孩玷污她的圣堂,在蜘蛛教院他只会死的更惨……谢天谢地,在我这么做之前,她就离去了。”

“哦,蜘蛛教院,恶心的地方。”楚云秀厌恶地摇了摇头,“我真庆幸自己当年没来得及毕业,想想那堕落的‘结业仪式’!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现在它已经是一所综合性的神学院了,我敢说它在整片大陆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它甚至可以为一些女性提供法师教育。”

“让一个男性祭司来执掌蜘蛛女神的学院,这事本身就够稀罕的。相比之下,在黑暗精灵中出现几个女性法师就显得正常多了。”黄少天嘟囔道,“我倒是希望你们少搞些花样,先把入学教育搞好。”

 

“很高兴看到你们没有表达出对旧时光的怀恋,盟友们。”叶修挑起半边眉毛,换上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事实上,正有个家族仍在信仰蜘蛛邪后……我相信你们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家族的名字完全不值得猜测。”王杰希说。

 

叶修不知从哪摸出了把极小的黑晶刀子,用它薄薄的刃在自己手臂内侧划了一道。一滴血浮在空中,像一颗浑圆的红珊瑚,它在众人的注视中缓缓飘到长桌中心。叶修打了个响指,它便突然幻化成一团小小的血雾,深红色的光从中透射出来,在大厅正中形成一座诡异的幻象。

 

“第九家族,嘉世……”幻象的光线映红了戴妍琦的脸,她皱起了眉头。她的家族刚刚失去了族长,他们按照传统对外宣称了前族长肖时钦的死亡,但是没有人会对这位已死之人重新以嘉世家族成员的身份出现感到惊奇。

黑暗中的幻象在空中缓缓转动,无数暗红色的颗粒朦胧地聚合着,分离着,涌动着。它看起来像一枚钝叉,又像一面旗帜,三颗暗淡的五芒星围着它的核心反方向自转。这是第九家族的家徽,在座的任何人都不会将它认错。

 

“我曾把它刻入我的骨血,即使肉体消亡也无法泯灭。”叶修凝视着空中的幻象,“我曾经对这个世界灌输给我的东西坚信不疑。直到格斗武塔的毕业年,第一次参加地面探索,我走的太远了些,看到一棵树……那时我才意识到它到底是什么……那是一片树叶,一片活着的、舒展着的树叶。我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生活在地下两万尺的黑暗精灵会用地表植物象征自己的家族?”

 

“因为祖先也是在战败给邪恶的地表生物之后,才被驱赶到地下的?”看起来还像个孩子的百花家族代理人邹远试探着说出这个标准答案。他几年前才从格斗武塔毕业,就被家族匆忙推上代理人的位置,所以一举一动看起来都不太自信。

 

“但如果地表的东西都是邪恶的、危险的,那我们的祖先为什么依然沿用这些东西来代表自己?”叶修继续反问,“那时,躺在我手心中的树叶是那么鲜活而无害。如果它不是邪恶的,是否代表地表不是祭司们说得那样一无是处?是否代表我们一直以来的认知是存在错误的?”

会议厅的空气变得更加凝重了。所有人都回忆起了过去的事情。

 

“你把这个问题带给了我们所有人,也带来了荣耀城的大劫难。”王杰希说,“你动摇了蜘蛛女神的根基,你必须死。”

“而且必须是惨死,让所有人看到质疑者的下场。”叶修说,他耸了耸肩,“谢天谢地,我成功逃走了。”

“虽然你很多事做的不地道,但我不得不说,这件事你做得棒极了。”黄少天甚至鼓了鼓掌,“后面的事我们都知道了,为了惩罚荣耀城的追杀不力,罗丝烧死了所有的高阶女祭司。这是惩罚吗?在我看来是奖赏。”

 

一直没有说话的轮回族长周泽楷,此时也点了点头。他也是获得“奖赏”的人之一--他得到了自己的生命。生为家族第二子的周泽楷原本是可以好好活着的,但罗丝却为他特地降下一道神谕:她要他在成年后就立刻成为神殿祭品。那时他的家族里没有人为此感到悲伤,他那身为高阶女祭司的母亲甚至为神明这不同寻常的青睐欣喜若狂。是的,罗丝歧视男性,但她喜欢漂亮的东西。

 

“回到荣耀城后,我发现一切都仿佛照旧,但实际上已经完全不同了。这让我感到欣慰。”叶修说,“所以当我发现嘉世竟然还在信仰蜘蛛女神时,我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嘉世是当年受创最重的贵族家族……它几乎一蹶不振,说实话,我以为它就要这么消失了。”王杰希补充道,“家族灭亡是最无可挽回的灾难,我可以理解他们因恐惧而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放的心情。”

 

罗丝在舍弃荣耀城之前,曾许下高昂的筹码:如果有哪个家族能将叶修(那时他还叫叶秋)杀死或活捉,就能得到她原本分给了二十个家族的力量--这意味着这个家族将攀上从来无人企及的荣耀高峰,连废除议会、达成独裁也不是不可能。但在叶修逃出生天之后,她却无情地抛弃了这个追随了她一万多年的都市。

但耐人寻味的是,她却依然聆听着嘉世家族的声音--那个诞生出叛逆之子的、最罪无可恕的家族。残忍地夺走他们一切,让他们在灭顶之灾的阴影下自相残杀,绝望地诅咒那个带来灾祸的逆子……然后再在他们头上覆上一只温暖的手,鲜红的唇悄声复述着承诺与诱惑--那才是最可怕的折磨,黑暗中永远无法企及的一线光,绝望中希望的虚影。

 

在座众人都厌恶地皱起了眉。他们完全理解这种感觉,并暗自庆幸自己的家族没有轮上这样的命运。这是罗丝最爱的把戏……那位残忍而反复无常的女神,总是这样从信徒的痛苦中汲取快乐。

 

“我现在是不是应该立刻把你杀掉,免得你落入嘉世手中?我可不想看到他们获得罗丝的奖赏,让最强武技长的名头掉到孙翔那小子头上。”黄少天不怀好意地笑道。

 

“哦,那样罗丝就不得不把恩宠降临到蓝雨家族了,“叶修耸耸肩,“你们还得赶紧去收养个女孩好把喻文州换下来。想想看,一个完全没有女性的家族!这能把罗丝气的抓狂,然后把你们全部杀光。”

黄少天脸色变得很难看,但楚云秀咯咯笑了:“那么这件事应该我来干。烟雨家族的女性数量一定会让她满意的。”

“不不,”叶修摇摇手指,“以罗丝的神力,她会马上发现你这位主母身上的神性远远低于法力,她也不会允许一位女性的法师成为家族首领的。在她看来这是可怕的叛逆。”

 

“罗丝的信徒,必须消亡。”周泽楷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他声音不大却很有分量,冷酷而俊美的眼睛里溢满仇恨。如果给在座众人对罗丝的仇恨度排个名,他不是第一也至少是第二。

 

“我同意。”现任的“蜘蛛教院”院长张新杰也表达了他的赞同。

不到一分钟,这群人就达到了意见上的完全一致。

 

 

6

 

 

如果按照黑暗精灵的传统,在确定目标之后、制定具体计划之前,最应该做的就是对胜利果实的划分方案。

尽管他们中不少人已经皈依了中立或善良的神祗,但千百年来刻入黑暗精灵灵魂的善变和多疑,让他们必须在利益下才能真正达成盟约。这看起来露骨而且不近人情,但这就是地底都市的行事风格。事实上他们也这么做了。

 

 

“我要苏沐橙。”议政家族中唯一的女主母开口道。

 

“不,她是我的。”叶修斩钉截铁地回答。

一上来就碰了个钉子,楚云秀撇了撇嘴,她知道自己提的要求太高了。苏沐橙虽然年轻,但毕竟也是一家之主,拥有很高的武力和象征意义。要人失败后,楚云秀下次提出要求就必须换个种类--地产、士兵、奴隶之类的。

 

“老规矩,女士优先,下一位。”叶修说。

 

戴妍琦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她目前只是个代理人,但在座所有人都知道她早晚都将成为第八家族雷霆的下一任首领,所以她有资格成为下一个提出要求的人。

“肖时钦。”她简短地说。

 

人们发出一点小小的骚动,有几个人已经开始交换眼色了。那个名字属于已去世的前任雷霆族长,他是荣耀城首屈一指的道具大师,同时也拥有出色的个人战斗力以及更珍贵的领导能力。这个男人曾被视为雷霆最坚实的中流砥柱,将整个生命和全部灵魂都献给了家族--直到他“死后”又重现在嘉世的队伍中。这听起来像个玩笑,但在黑暗精灵的世界里,死亡是脱离家族的唯一办法。

失去肖时钦的雷霆家族实力明显下滑,不少人已经悲观地认为他们在下一次排名时必然滑出议政家族的行列。一个地位不保的准主母,竟敢在巨头云集的场合提出这样奢侈的要求?

 

“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少女脸上的表情可以用强硬来形容,她支撑在黑色桌面上的细腕在微微发抖,“但雷霆家族可以为计划贡献所有力量,不留余力;而且我们将放弃其他任何利益分割的权力。我们只要肖时钦。”

 

她奇怪的态度让所有人都觉得有趣了起来……看来这里面,竟然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但现在还不是探究的时候,在“分赃”结束之前黑暗精灵也不爱管别人的闲事。

 

“同意。”叶修十分赞赏对方的魄力,然后把脸转向右侧的王杰希,“接下来让我们从男士们开始。大法师阁下,第一家族想得到什么?”

 

王杰希右手轻轻搭在下巴上,做出一个沉思的姿态,大小不一的眼睛却看着旁边的叶修:“嘉世家族的次子,格斗武塔的天才……邱非。”

叶修挑起一边眉毛:“以微草目前的地位,完全可以挑个更厉害的。比如那个武技长……叫什么来着?拿走了我的战矛的小子?”

“坐在第一家族的位置上,表现得谦让一点是种美德。”王杰希嘴边滑出淡淡的笑容。

“好吧,那也得他有命活到让微草接手的那一天才行。”叶修耸耸肩膀,“他肯定不太愿意去。”

“他的意愿并不重要。”王杰希笑得明显了一点儿,“战败的家族没有选择权,接受命运的安排才是聪明人的选择。在我看来,你的徒弟就很聪明。”

叶修瞪着王杰希,他很清楚对方也许并不是真的那么迫切地想要邱非,他只是想激怒自己……大概是为了反击自己回来的第一天就闯了他的私人储藏室吧。“早知道我上次就再多吓吓你那个小法师徒弟。”他说。

 

“别当着大家的面调情了,你们两个。”黄少天不耐烦地说,“你们爱怎么作弄对方的徒弟都行,没人关心这个。先把正事进行下去行吗。”他不能在外面耽搁得太久。

 

“好的,”叶修面无表情的说,“下一位,第二家族。”

 

 

 

四个小时后,这场秘密的会议才算结束。这些执掌荣耀城的人物们制定出了一个高效的计划……不出意外的话,三周后,第九家族嘉世就将永远消失在这座城市的历史之中。

没有人会觉得残酷,因为和那位蜘蛛女神恶劣的性格相比,任何人都温柔得像地底溪涧潺潺的流水;也没有人觉得惋惜,黑暗精灵的字典里根本没有这个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许是这片大陆上最有进取心的种族,他们永远向前看。

 

与会者纷纷走出地下会议室。王杰希的帽子在进门时由侍女为他收着,为了等它重新被送过来,他落在了别人的后面。

 

叶修慢吞吞地磨蹭着,在王杰希接过帽子时抓住了他的手腕。侍女离开后,整个会议厅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法师的动作停在半空,他斜睨着对方,眼睛里写满了疑问。

叶修没有立即回答,他身子一斜,坐到了黑色的桌面上。他还抓着王杰希的手,把那些戴着魔力增幅戒指的手指轻轻地掰来掰去。他们有六十年没有这么亲昵过了,这是叶修自回来后两人的第二次独自相处。王杰希感受着那久违的鲜活体温,十分不自在。

 

“你想做什么?”王杰希问,看着对方因低头而展露出来的发旋。

“我们这样的老朋友,就该多叙叙旧。”叶修没有看他,而是把他的手托到面前,细细地研究起了护手上的花纹,“以及我觉得你应该放弃邱非。”

“……”

“怎么了?”

“这个话题完全不像是打算叙旧的样子。”

“呃,对不起,”叶修笑着说,“我离开得太久了,已经忘了如何在同胞之间搭话了。”

“从刚才你在会议上的表现来看,这句话完全没有说服力。”

“好吧,好吧。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完全不了解邱非。在通常的认知里,他到时候除了屈服或死亡并没有第三条路……但你要知道,”叶修拍拍他的肩膀,抬起头望着对方蓝紫色的眼睛,“我就是一个曾经走出第三条路的人;而那孩子,是我一手教出来的。好了,请告诉我,首席大法师阁下,你愿意更改你的要求吗?”

 

此时他们之间的距离又进了一点,叶修的膝盖已经碰着王杰希的腿了。

 

法师低下头,看见对方半眯着的红色的眼睛……确切的说,更像玫瑰色。这在黑暗精灵中是常见的颜色,但此刻在他眼里,却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他觉得自己心头有什么东西被一小簇火苗点燃了……两周前的储藏室里,这团火拨撩了他一下,它一直蠢蠢欲动着。他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田产、金钱、秘宝,或者没有其他家族预定的贵族成员;甚至是罗丝神殿里的黑曜石蜘蛛雕像,它仍保有神力,充满了邪恶的力量,绝好的研究材料。”叶修说,修长美丽的手指无意识地揉搓着对方的掌心——在他们仍是情人关系时,他就经常这么做。“我是这个计划的主导者,而你是这座城市里第一家族的主宰。提出你的要求,你有权这么做。”

 

王杰希听到这句话,却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别的地方。这不怪他,因为正握着他手的那个男人此刻周身就像散发着薄薄微光似的,令人移不开目光。而那最后一句话,听起来竟带着几分邀请的魔力。

法师知道这是他们的种族天赋中被动能力的“魅惑”在作怪。真要命,它总是对自己人也管用,而且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跑出来……身为大法师的他原本可以轻易地屏蔽这点小影响,但此刻他却一点也不想这么做。

于是他凑在对方的耳朵边,只说了一个词:“你。”

 

叶修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虽然有点意外,但这确实是他乐于接受的结果。

黑暗精灵原本就是追求享乐的生物,也没多少道德观念,更何况他们之间也根本没什么清白可言。两厢情愿的追求快乐,各取所需,这实在是一笔痛快得不得了的交易。所以他既不气恼也不赧然,而是把掌心里那只属于法师的手按到自己的脖子上——在卓尔手语中,这是“我把自己献于你”的意思。当然,一般情况下它只是个比划的手势,而叶修却把它实体化了……这让一切都变得更加暧昧。

王杰希明白了叶修的意思。他顺势抚上他的面颊,拇指上粗粝的族长权戒划过对方盈满笑意的薄唇。

 

(TBC


※这次更了两章,原本是想给大家喂口鲜肉月饼的,结果还是写不到。下次吧……中秋快乐啊朋友们!

评论 ( 7 )
热度 ( 299 )
TOP